News - Philip Feng Piano Studio


Coming Concerts
♫ - piano recital

November
♫ Imogen Cooper, Piano   Music by Beethoven, Debussy, Schumann, De Falla, and Albeniz
-Sat, Nov 5, 2016, 8:00 pm, NEC's Jordan Hall, Boston


Helene Grimaud, piano   Brahms Piano Concertos and Symphonies
-Fri, Nov 11, 2016, 1:30 pm, Symphony Hall, Boston
-Sat, Nov 12, 2016, 8 pm, Symphony Hall, Boston
-Fri, Nov 18, 2016, 8 pm, Symphony Hall, Boston
-Sat, Nov 19, 2016, 8 pm, Symphony Hall, Boston


Emerson String Quartet   Music by Mozart, Shostakovich, and Ravel
-Sun, Nov 20, 2016, 3:00 pm, NEC's Jordan Hall, Boston


♫ Diane Walsh   Piano Sonatas by Clementi, Beethoven and Mendelssohn
-Sun, Nov 20, 2016, 3:15 pm, PCA, Westford, MA


February
♫ Terry Eder   Piano Music by Bartok and Schubert
-Sun, Feb 5, 2017, 3:15 pm, PCA, Westford, MA


Richard Goode, Piano   Beethoven Piano Concerto No.4 and Symphony No.1, 5
-Sun, Feb 12, 2017, 3:00 pm, Symphony Hall, Boston


May
♫ Marc-Andre Hamelin, Piano   Music by Haydn, Feinberg, Beethoven, Brahms, and Ravel
-Fri, May 5, 2017, 8:00 pm, NEC's Jordan Hall, Boston






Bulletin Board
9/18/2009

一位學生家長問道:
請問The Annual National Piano Playing Audition是什麼? 你認為我的孩子應該參加嗎? 他符合標準嗎?

答:
簡單的說, 這就是美國的考級, 由全國教師公會The National Guild of Piano Teachers(屬於美國音樂家學會American College of Musicians)所舉辦, 每年一次, 在各地區的考場舉行, 而由位在Texas的總部指派各地評委. 分級頗細(總共21個等級), 取決於曲目的深淺程度. 等級由低至高依次為:

  • Elementary A-F (EA-EF), 共6級
  • Intermediate A-F (IA-IF), 共6級
  • Preparatory A-D (PA-PD), 共4級
  • Collegiate A-D (CA-CD), 共4級
  • Young Artist (YA), 共1級
另外, 也根據參與考試時準備的曲子數量作分級:
  • Pledge (1 piece)
  • Local (2-3 pieces)
  • District (4-6 pieces)
  • State (7-9 pieces)
  • National (10-14 pieces)
  • International (15-20 pieces)
所有曲子皆需背譜. 除了演奏曲子外, 還需準備基本的musicianship, 包括彈奏scales and chords (cadences). 考級與比賽不同, 考試時只有應試者與評委共處一室, 沒有觀眾, 成績亦與其他應試者的彈奏好壞無關. 一般我會親自陪學生們去應試.

我的學生基本上都符合標準. 所以參加與否, 請家長與孩子商議後自行決定. 若打算參與, 請儘早告知, 因需提早做準備.

我個人對考級的態度是不特別鼓勵也不反對; 它有正面的意義與幫助, 但不是絕對必要的. 畢竟鋼琴彈奏的水平其實是無法以等級來區分的. 在我看來考級是頗為commercial的, 交一筆費用去彈給一兩個評委聽, 得到只是一張紙, 上面有成績, 幾句評語, 和考過的級數. 到底對學生有多大實質上的幫助, 取決於參加的心態與動機. 如果站在鼓勵孩子的角度, 在經過一年的認真練習後, 以好的考級成績作為一個近程的目標來激勵孩子日後的學習, 倒也不失為一個好法子. 這樣的參與心態我想是值得鼓勵的.

然而, 多年來, 我發現有些中國父母本末倒置, 視考級與申請好大學為給孩子學琴的最終目的, 非常令人惋惜. 倘若是為了這些功利的理由, 想藉著考級來證實自己孩子的實力, 以便展示親友, 或想藉此幫助孩子日後申請大學甚至在大學中抵免學分, 我建議諸位不如把報名費省下, 帶孩子去聽場好的音樂會, 將對孩子有更實質的幫助(雖然一時看不到).

下面對幾個中國父母常有的傳言提出我的看法:

1. 考級能對申請大學產生很大的助益? 我想不見得吧. 因為, 坦白說, 只要好好準備, 通過這兒的考級委實不難. 我的學生相信都能在考級中拿到高分. 所以, 換句話說, 通過考級其實很難真正的顯示學生究竟彈得多好, 自然更沒有在親朋好友間藉此show off的必要. 若我無法親自聽到一個學生的彈奏(例如, 如果我是審核入學許可的大學教授) 而必須以文件來了解或猜測, 我會視參加鋼琴比賽得名的結果way more serious than考級. 畢竟, 無論比賽大小, 能從眾多參加者中脫穎而出得到名次, 是較為不容易的. 更何況, 相信很多人(包括審核入學的教授或委員)壓根兒不清楚考級制度, 所以不論你考過EA亦或YA, 對這些人而言只是一頭霧水罷了, 不代表任何意義. 因此, 當我得知一個學生比賽得名, 我的直覺反應是: 可能彈得不錯; 然而當我聽說一個學生通過考級, 我的反應會是: 哦, 你會彈鋼琴. 可是, 會彈鋼琴的人這麼多, 有什麼特別呢?

2. 考級能抵免大學學分?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說法, 可是, 很抱歉的是, 可能性很低. 我曾先後在美國三個大學教課, 基本上大同小異, 無論選課的學生是否音樂主修, 要修鋼琴課前必先通過學校的audition, 從未見過有學生以考級成績抵免鋼琴課. 這麼想吧, 學校經營需仰賴學生的學費支付, 怎可能讓人如此輕易的抵免學分, 把錢給扔了出來呢?

還有一種令人啼笑皆非的說法. 有父母曾說, 孩子學了鋼琴, 父母"什麼東西也沒看到", 所以要去考級, 才能"看到東西". 音樂是一種表達感情的語言, 乃千百年來人類情感與智慧的結晶. 學習音樂是為提升藝術涵養與內在, 以及對文化的認識; 它豐富一個人的心靈, 並增進生活情趣----這都是"看不到的". 若凡事要求"看得到", 是否沒有"看得到"的考試成績或學位, 讀書求知也就沒有意義了呢?

一個很殘酷的事實是, 不論拿出多麼漂亮的考級經歷, 只要坐下來彈個幾分鐘, 實力好壞立刻無所遁形. 認真的練琴和學習以增進演奏水平, 絕對比把重心放在考級上作表面工夫要來得重要多了. 更何況, 考級的高低與音樂素養的好壞是毫無關係的.

以上供各位家長和學生們參考. 總之, 我樂意為學生們準備考級, 也總樂見孩子們考了好成績. 唯盼諸位在決定參與之前做好正確的思想準備.

4/12/2009

一位學生家長問道:
我有一個問題一直想向您請教: 學習彈鋼琴並且彈好, 除了勤奮, 苦練之外, 是不是還有很大程度上要靠天分呢? 就您教我孩子這一段時間看, 您覺得他有沒有一點天賦呢? 作為父母除了陪他, 督促他多練之外還應該怎樣做才能幫助他進步快些呢? 謝謝!

答:
容我試著對您的問題提出我的看法. 成為好的pianist確實需要些天分. 以下我列出12個重要的項目:

  1. 對鋼琴與音樂的熱愛.
  2. 願意坐在鋼琴前面一遍遍的磨, 只為了將一個看似微不足道的細節修至完美.
  3. 能在音樂(較抽象)與情感亦或視覺畫面(較具象)間產生連繫.
  4. 頭腦: 靈活, 有條理, 具備分析能力與領悟力. (許多人誤以為彈鋼琴不需要頭腦, 更不明白為何需要分析能力. 然事實上, 每一個好的樂曲都是一個結構精密的建築. 沒有條理與分析能力是彈不好的.)
  5. 品味.
  6. 耳朵對音色差異的敏銳度.
  7. 身體構造(例如手是否太小?), 機械性運動與控制能力(例如手指是否跑得快? 力道如何? 協調性如何? 能否藉以彈出各種想要的聲音?), 以及體力. Pianist 其實類似於運動員, 唯獨用的是手指, 手臂, 以及肩, 背部的小肌肉.
  8. 節奏感(對節奏的敏銳度).
  9. 音感(耳朵對音高差異的敏銳度).
  10. 模仿能力.
  11. 背譜能力.
  12. 對演出壓力的處理能力. (例如上台是否會因過度緊張而失常?)
每個人對上列每一項天分擁有的程度不同. 但是多少的天分才算足夠, 取決於對"好"這個字的標準. 若要彈到與世界上最頂尖的pianist同樣出色, 沒有各種天分優秀而齊備是很難達成的, 但這樣的人不太多, 恐怕千中或萬中取一罷了; 然而, 若"好"指的是成為如我一般的pianist, 不會太難. 我相信我教的孩子們中很多都有足夠的天分日後能彈得和我一樣好.

有些天分藉學習可以改善, 有些或許不能, 但都需要時間來慢慢develop. 天分能於很小的年紀就充分顯露的孩子極為少數. 這讓我聯想到我一個住加州的朋友熱中於到荒山野嶺中尋找瑪瑙 (agate). 他首先要找出露出一丁點兒瑪瑙, 有潛力的石頭, 帶回家後, 切割, 並放入機器中連續打磨好幾天, 結果可能是最初看到的一丁點兒瑪瑙只是冰山一角, 石頭內藏的是更大更好的一整塊瑪瑙; 當然也可能經過幾天打磨, 折騰後, 發現整塊石頭只有最初看到那一丁點兒是瑪瑙. 不過他也曾發生這種情況: 原本應是塊好瑪瑙, 卻因切割或打磨不慎, 而把它破壞了.

舉這例子是想告訴您, 大多數的天分是無法短時間就看出的, 而唯有全心投入, 小心栽培後, 暗藏的天分, 若有的話, 才會漸漸顯露, 發光. 我可以很確定的說, 在您孩子身上我已能看到一些"瑪瑙", 但尚未顯露的部分有多大, 恐怕得再琢磨幾年後我們才能知道. 千萬不要太早陷入天賦的迷思中.

除了要求多練, 並確保孩子練習的品質外, 我想父母能幫助孩子的是:

  1. 每天在家播放古典音樂, 有機會多帶孩子去音樂廳欣賞音樂會.
  2. 多看些關與音樂或作曲家, 有趣且適合孩子的書, 並聽些相關的樂曲.
如此, 音樂便成為孩子生活的一部分, 而非僅僅是一個學習科目. 這種幫助不會立刻看到回報, 但長時間的潛移默化, 將會對孩子產生巨大的影響.

10/02/2008

Dear Parents and Students,

Please mark your calendar. Dates of our semi-annual Studio Recitals in this academic year are as follows.
Fall 2008: November 22, Saturday, at 1:00pm
Spring 2009: May 23, Saturday, at 1:00pm

The coming one (on November 22) will be just a week before Thanksgivings. (That is, you will enjoy an easy holiday. :-) As usual, rehearsal will start an hour earlier, at noon. Rehearsal schedule and recital program will be posted later. For other details, please visit our studio website, and click "Studio Recital".

Reminder for all of you, especially new students: Our semi-annual Studio Recitals provide wonderful performance opportunities for students to share and to learn mutually. I consider they are really important events for students' piano study. Quoted from Recital Regulations: "All of the students, including non-performers in this recital, are mandatory to attend and to stay for the ENTIRE concert program. Any unexcused no show, late arrival, or early absence will affect the individual student's good standing eligibility for performing in the next season recital." I appreciate your cooperation for the past years.

However, unfortunately, in the last recital, there were 4 students leaving the hall early during the intermission; 1 of them sneaked out without even letting me know, which had never happened before since the Recital Regulations were applied several years ago. In our Studio Recital we are simply audience and supporters of each other over there. If everyone only wants to be a performer but not a listener, there will be no recital because there will be no audience.

You all come to the studio to learn how to play the piano well, but, as a matter of fact, it requires more than just fast fingers and some good music thoughts to become a good pianist. I am convinced that to respect is even more important for both parents and students to learn first. To respect a composer one should be attentive to his/her music; to respect a pianist one should be attentive to his/her playing. Only do you, who show respect for others' performance, have potential to further develop into a good pianist/musician, and receive respect from others. Children should start to learn this early; parents must be a role model to your kids. If you think your kid is too young to sit tight and listen in a concert, it could sometimes mean that your kid is not yet ready to play the piano; but most likely, it means you are not ready instead of your kid. I request young students' parents to involve; your help, to interest your kids to listen in a concert and to educate them to respect, will be tremendously valuable to them in the future.

I post recital dates early, usually in September. Parents please try to avoid conflict. There are only 2 Studio recitals a year. Whoever was early absent without notifying me will not be eligible to play in the next Studio Recital.

Worse was to follow; a very regrettable incident happened last time. Since misconception behind the incident has been among some of Chinese parents for a long time, I decided to write the following in Chinese (Big-5 encoding) to make it clear. This incident was the first time; I truly hope it would be the last time as well.

在上次Studio Recital前夕, 發生了一件非常令人遺憾的事. 一位母親以強烈的反應與不友善的態度要求我改變她孩子在Recital節目單上的順序, 否則她拒絕讓孩子參加Recital. 當然我不會告訴各位這是哪位學生的家長. 然我知道這些年來, 不少家長都頗注意自己孩子在Recital中的先後順序, 將此視為彈奏好壞的排名順序. 對於這種誤解, 請容我在此說明.

首先, 節目單的順序, 是我"大略"依據學生這次演奏曲目的難易度, 由易至難而排出的. 如此做的唯一目的, 是增加Recital的可聽性與精彩性, 而不會在一個複雜的Beethoven Sonata之後, 突然跳出一首"Mary had a little lamb", 成為了有趣的對比. 然而, 所以我強調"大略"兩字, 是由於這種難易度的排序是極為粗略的. 原因如下:

1. 每個孩子彈兩首曲子, 常常是一首難些, 一首容易點兒.

2. 如果一個孩子的曲目偏向抒情, 我有時會刻意將一個曲目較為活潑的孩子緊接其後, 這也不過是Recital可聽性的考量罷了.

3. 甚至有時, 為了Recital節目單的美觀考量, 我會重新調整順序, 讓剛好印在一頁最底的演出者的曲目不會一部分印在這頁, 另一部分印在下一頁.

4. 我總是選一位過去於Studio Recital演奏過, 有經驗且表現不錯的學生作為開場的第一個表演者. 希望藉由這位學生作為緊接於後未曾參加過Recital的學生們的範例, 使整個入場--出場的流程能更為順暢. I consider it is an honor to the selected student.

5. 其實, 真要把每首曲子都排出個難易順序是不可能, 也不合理的. 我只能很概略的說, 某一些曲子是大致上差不多的難度. 以上次的Studio Recital為例, 從第5位演出者William到第11位演出者Errica (共七人), 我只能大略的告訴各位, 他們曲目的難度是差不多的; 我沒有辦法很明確的告訴你們這七個人中誰的曲子比較難.

6. 曲子的難易度其實是因人而異的. 以一個技巧好, 手指快但音樂性一般的學生為例, 一首處處是running notes且速度快的曲子對他人來說很難, 但對這個學生可能很容易; 然而一首速度慢且充滿感情的曲子卻可能會被這個學生彈得慘不忍睹, 困難重重, 對其他人來說卻較容易.

所以我只能(也只想)大略的排序. 再次強調, 唯一目的, 只是增加Recital的可聽性與精彩性罷了.

關鍵是, 曲子的難易當真代表一個學生的彈奏程度與好壞嗎? 實不盡然. 所謂彈得好, 應指的是演奏者對一首曲子在音樂上與技術上的控制, 理解, 以及表現俱優. 在鋼琴比賽中, 評審對於好壞的鑑定也取決於此, 而不是曲子的難度. (否則, 評審只要根據報名參賽者的曲目難度就可以決定誰是第一名, 不用到場聽所有參賽者演奏了.) 至於曲目的難度, 概略來說, 學得愈久, 彈得曲子愈難. 也就是說, 一個學生所演奏曲目的難易度只粗略顯示其學習時間的長短罷了. 當然, 再仔細點兒探究, 每個學生的學習速度是不同的, 以同樣兩個學了四年的孩子為例來比較, 他們所彈的曲目難度也可能不會相同. 無可諱言, 學得快絕對是個優點, 背後可能代表這個學生領悟力佳, 練習認真而有效率. 然而, 學得快並不見得表示彈出來的音樂比學得慢的孩子好; 能彈出優美的音樂, 彈得好, 才是我們學習的目的.

不論是因為學習時間長亦或是學習速度快造成一個學生在音樂會中彈得曲目比另一個學生難些, 常常仍不能與這兩個學生的彈奏好壞劃上等號. 舉例而言: 學生A學一首新的曲子兩個星期後可以做到70分, 到第三個星期能做到80分, 第四個星期能做到85-90分. 學生B學一首新的曲子兩個星期後也能做到70分, 但到第三個星期只能做到72分, 第四個星期只能做到73分. (當然, 我瞭解每個學生的學習特質及其能達到的標準.) 假設70分已是一個, 對學生B而言, 可以接受的標準, 我兩個星期就會讓他pass這首曲子. 但我很可能會要求學生A彈四個星期, 因為他能做得更好. 表面上看來, B學得快些, 但事實上, A彈得比較好, 假以時日, A很可能會成為一個比B更好的pianist. 假如我真的依據學生彈奏得好壞來排Recital節目單的順序, 坦白告訴各位, 恐怕會跟現在節目單上的順序截然不同.

只要一個孩子每天花時間認真練琴, 我不在乎他是否學得比其他孩子慢些, 但我在乎(並要求)每個學生的每首曲子都能至少彈得好到一個可以接受的水平. 學得快是天分, 值得欣慰, 但我更重視彈得好. 我尊重每個人天生學習的速度不同, 但前提是, 必須盡了力. 如果一個孩子學得慢純粹是因為沒有好好練琴, 或者家長不重視, 那就是很令人遺憾且不希望發生的事了. 這樣的情況, 我在乎. 總而言之, 我希望家長們把重心放在"我的孩子是否把每首曲子都彈好", "與他自己比較, 我的孩子是否在這次Recital中比上次彈得更好"上. 我瞭解對大多數的家長而言, 若真想比較出孩子與孩子之間的彈奏好壞其實有些困難, 這畢竟需要一雙較敏銳亦或被訓練過的耳朵來分辨. (所以比賽是需要專業評審的.) 如果不是很能聽得出彈奏好壞, 卻又很希望與他人比較, 我建議家長們去比較"是否我的孩子比別人努力, 練琴的時間比別人長", 而不是"我的孩子是否彈得曲子比別人難, 在Studio Recital中的順序比較後面". 坦白說, 那樣的比較沒有任何正面意義.

附帶一提, 舉辦Studio Recital, 並訂出相關種種規定, 都只為增加學生們的演出經驗, 並提供互相學習的機會, 這有益於學生們, 而非有利於我. 以不參加Recital作為威脅, 恕我直言, 很可笑, 也不甚明智. 遺憾的是, 孩子們的學習是單純的, 但少數家長們虛榮作祟, 比來比去, 影響孩子的價值觀, 更甚至不惜為此犧牲孩子的學習機會, 本末倒置. 從今以後, 若再發生家長以不合理的態度計較孩子在Recital中的順序, 很抱歉, 我將會立刻請他們離開這個Studio, 因為這表示這位家長對學習的理念與我截然不同.

歡迎各位提問與我討論.

馮璨




© Philip Feng. All rights reserved.